“人民功臣”甘厚美的初心故事 - 浏阳网
新闻热线:0731-83830000
首页 > 专题 > 本色——退役军人风采 > “人民功臣”甘厚美的初心故事

“人民功臣”甘厚美的初心故事


甘厚美
 
  淮海战役李土楼战斗、陕南关垭子战斗、安康牛蹄岭战斗、川北火天岗战斗……虽然时隔70多年,但每一场战斗的每一个细节,93岁的甘厚美回忆起来,他都记得那么清楚,仿佛就在昨天。
 
  然而,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,他却很少对旁人提及,更未曾提起自己在战场浴血奋战、九立战功,一如军功章,尘封在箱底。可他对党和人民的初心,火热而滚烫,一生坚守不曾忘记。
 
  8月3日,记者再次深入甘老的家中,从他的记忆里、亲人的叙述中、老同事们的回忆间,探寻这位老英雄、老党员的初心。
 
  边城文家市,本就流淌着红色的基因。甘厚美出生的那年,秋收起义的烽火燃起。而今,看到日益强大的祖国,曾为解放事业出生入死的甘厚美说:“我们的战友没有白白牺牲,我们的血也没有白流。”
 
 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唐娇罗时茂
 
  南征北战,初心愈明
 
  “解放全中国,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”
 
  1927年出生,7岁到地主家当“放牛娃”,11岁到文家市集镇做长工,18岁被国民党“抓壮丁”。21岁这年,甘厚美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 
  1948年,甘厚美在湖北谷城县入伍,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。1949年7月,因作战英勇,他火线转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 
  时隔71年,甘厚美对参军、入党的时间,作战的地点记忆犹新。作为55师163团机3连的一名普通战士,他跟随部队南征北战,先是淮海战役李土楼战斗,随后一路西进,攻打白河、平利、牛蹄岭、川北火天岗……直至解放全中国。
 
  战事激烈,枪炮声仿佛还在呼啸,往昔峥嵘岁月,有如放电影一般,从甘厚美的口中娓娓道来。1949年7月,陕南关垭子战斗打响。担任主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19军55师冲破敌军4个师的防守,全歼3个团,粉碎了胡宗南部阻止解放军西进的企图。
 
  胡宗南的部队驻扎在3个山头,19军55师精干力量先摸清岗哨、勘察地形、掌握敌军兵力分布,半夜突袭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歼灭了敌军一个团。随后,团部派甘厚美与一位赵姓连长伪装混进敌军师部,引诱敌军进入埋伏圈。
 
  “夜里,他们只认服装不认人,我们顺利通过了7层岗哨,见到了敌师长,谎称抵挡不住解放军请求增援,他没有丝毫怀疑。”这名符姓师长立即调兵增援。
 
  出了师部,两人往回走,猛地一拍大腿,“进都进去了,为啥不立个头功呢?”甘厚美眼里闪烁着光芒,“我和赵姓连长马上掉头回去。”
 
  回到敌军师部,两人称“团长请求师长亲自指挥”,将符师长诱出,进入我方部队的埋伏圈,最终俘虏了敌军符姓师长。
 
  甘厚美愈战愈勇,在战场上他一往无前,奋勇杀敌。在牛蹄岭战斗中,拼刺刀杀敌9人,最后被敌人从背后偷袭,被刺伤手臂和腹部,他忍痛抱着敌人一起滚下山去,幸被清理战场的战友发现。
 
  南征北战,出生入死,甘厚美斗志弥坚:“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,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。”
 
  筚路蓝缕,披荆斩棘,甘厚美初心愈明:“跟着部队一直向前、向前,解放全中国。”
 
  荣誉面前,初心未改
 
  “荣誉属于党属于部队,不属于我个人”
 
  十年军龄,九立战功。1958年,甘厚美退役,他把军功章连同军服锁进箱底,他和爱人彭传连就像商量好了一样:谁也不提立功受奖的往事。
 
  当时县民政局和县教育局安排甘厚美到大瑶二中师训班教书,可他因伤无法胜任,于是索性辞职回家种田。他先后做过会计、采购员、保卫员、保管员,一直到1971年,经介绍进入小源冲煤矿和文家市煤矿工作,1982年作为一名普通煤矿工人退休。
 
  不管做哪份工作,他都像在部队一样服从安排,唯独提过一次要求——他本是作为管理人员进煤矿,但为了多一点工资和大米补贴以养活妻儿6人,他主动要求下井。
 
  “跟他一起共事11年,从没听他叫过苦。”在老同事李正贤眼里,甘厚美任劳任怨;“父亲下了工,就回来开荒种红薯。”在儿子甘本和心里,高大的甘厚美好像有使不完的劲;“从不计较得失。”在乡亲们印象里,他就是一个平凡普通的“好人”。
 
  直至2000年,甘厚美的档案被翻出,后被认定为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老工人,文家市镇大成村沸腾了:“原来只听说他当过兵、打过仗,没想到他还是个大英雄。”
 
  “他和我们一样挖煤、推车,三班倒,没什么区别啊。”得知身边藏着这样一位“人民功臣”,老同事彭林付感到震惊。8月3日,即使亲眼看到甘厚美挂满前胸的奖章,两名老同事也摇头说“想不到,想不到”。
 
  “立了这么多的功,为什么不拿出来呢?”“家里负担那么重,为什么不找组织解决呢?”
 
  “荣誉属于党属于部队,不属于我个人!”“当时国家还不富裕,大家的日子也苦,在这种艰难的时候,我怎么好意思去开口。”“我那么多战友牺牲了,我能活下来,还有什么资格向党和政府提要求……”
 
  一句句朴实的话语,昭示着不变的初心和赤诚的本色。从复员到退休,不管逆境还是顺境,甘厚美数十年如一日,深藏功名,初心未改。
 
  言传身教,初心传承
 
  “艰苦奋斗、自力更生,一起建设富强的国家”
 
  在战场上,他是英勇杀敌的硬汉;在岗位上,他是兢兢业业的工人;在家里,他是公私分明、说一不二的丈夫和父亲。
 
  退役后,甘厚美在煤矿上班,妻子彭传连操持家务之余,到花炮厂做事补贴家用,日子过得清苦,一家人却甘之如饴。
 
  “不向组织提要求,不给国家添麻烦,要一起建设富强的国家。”“艰苦奋斗,自力更生。”甘厚美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 
  1973年,大儿子甘本淼高中毕业,便到生产队出工,干农活、做会计。1976年下半年,他成了村上小学的代课教师。1977年恢复高考,甘本淼考取了武汉交通大学。
 
  “全镇只有4人上榜,别人体检都是家长陪着,就我是一个人,还因为脾脏大了些体检没通过。”甘本淼坦言,他对父亲有些埋怨,“父亲说想吃国家粮就要艰苦奋斗,自力更生。”
 
  甘本淼听了父亲的话,后来考取了茶陵师范,毕业后扎根乡村教育。其他四个儿子也分别成了厨师、工人、个体户……五个儿子都凭自己的本事吃饭。
 
  “我敬佩他,他就是一辈子对党忠诚。”76岁的堂弟甘厚海也是一名老党员,在他眼里,这位老哥哥一直很伟大。
 
  甘厚美房里摆着一台电视机,打开就是军事频道,“这是他最喜欢看的节目,还有打仗的片子。”甘本和说,父亲一看就不愿换频道。
 
  曾经在旧时代,当过放牛娃的甘厚美最想吃上一顿红烧肉。而如今社会发展,国家越来越好,他说自己“落心了”。落心就是放心的意思,他说得激动的时候,声音高亢:“都是为了人民,为了祖国,我们高兴。”
错误报告  分享到: